TXT下載

第四百四十四節 諧振

作者:輝煌戰狼   收藏此書  加入書簽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趣閣]

    https://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傍晚時分,落日的余暉灑在丘陵亂石之間。最高的石頭山上,一塊奇異的巖石橫向凸起,仿佛一只叼銜著夕陽的老鷹。

    陳興反復觀察了一會兒,確定這里就是老者所說的“鷹嘴巖”。眼看天色漸晚,他爬上山頂,傳送到鷹嘴巖的鷹嘴里。從他看見的第一眼就決定在這里過夜,上有遮擋下有實地,并且視野開闊,空氣流通,是宿營的絕佳之地。

    灰褐色的丘陵延綿至天邊,北面有大片的灰綠色地帶,應該是山谷間的森林,也是他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馬上就要天黑了,為了安全起見,就算離得不遠也要等到白天才行動。

    陳興從儲物空間里取出煤油爐和小鐵鍋,煮水泡茶,順便加熱口糧。自從有了兩枚空間戒指,野外旅行變得輕松無比,不用背包負重,彈藥和食物儲備量也翻了好幾倍,輕松就能應付兩個月內的徒步旅行。

    煮水的時候,陳興留意到鷹嘴的石壁上刻著一些小字,角落里還有幾個煙頭,看來他不是第一個過客。

    藏身鷹嘴中,一覽眾山小——顏白白。

    好詩,就是名字有些不男不女。別在意,我只是隨口說說,名字什么的就不留了,免得被人尋仇。

    顏白白,臉白還是屁股白?

    樓上兩位已經活膩,鑒定完畢。

    我看雜志上說顏白白是國王級強者,不知道最上面那位是不是大人。

    有戲看了,哈哈哈!

    我叫張大嘴,一口能吃仨肉包子。

    我是你爹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照慣例,陳興用抽出小刀刻下一行字:蕾西·馬里斯和阿喬木都是婊砸!

    做完這個,陳興愉快的喝起了茶,然后鋪上毛毯,美美地睡了一覺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吃完早餐,陳興步行來到森林邊緣。

    他原本有些疑惑,格拉斯丘陵的地質和環境根本不適合高大喬木生長,按理說不會有森林。走進一看原來不是樹木,而是特別高大的蕨類植物。

    這些蕨類被放大了數十倍,不同于一般的變異植物,它們只是單純地變大,并沒有其他變異。

    由于蕨類十分茂密,陳興不得不取出一把大太刀開路。嘩嘩兩下,樹樁粗的蕨類葉子向兩側倒下,厚重的葉片壓住了其他蕨類的葉子,形成了一條可通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簡易地圖畫得十分模糊,而這里沒有衛星信號,無法確定坐標,只能用最原始的辦法尋找。

    陳興很快就想到一個問題,這些蕨類的生長十分茂盛,水源必定充足,然而格拉斯丘陵干旱少雨,到處都是石頭山,很難儲存水分。

    那么水究竟是從哪來的?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性就是——世界碎片!

    只要找到水路,就能找到位置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陳興心念一動,身后張開裂縫,狼王越空而出。

    “去找水源!”

    仿佛不情愿一般,狼王仰天長嗥,粗壯有力的后腿向后一蹬,化作白光沒入蕨叢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陳興在狼王的幫助下找到了一條小溪,逆行而上,溪水越來越寬,最后變成小河。

    周圍的蕨類越來越密集,即便砍伐也難以通行。忽然之間,眼前變得模糊起來!

    霧!

    陳興眉頭微皺,停下腳步觀察,四周的霧氣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數分鐘內就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,仿佛身處火車的蒸汽中,整個世界都是白的。

    能見度這么,任何人都會感到不安,所幸的是,他并不完全依賴眼睛。凝神靜氣,仔細感知周圍的情況。

    霧氣繚繞升騰,皮膚感覺涼涼的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的聲音,靜悄悄的,滲人無比。

    “阿沙希、米娜路、阿沙希、米娜路、希莫莫路加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細微的歌聲傳來。仔細傾聽,聲音忽遠忽近,似乎唱歌的人不斷轉移位置。

    陳興眼睛一瞇,身上電弧跳動,一化為三,分別守著不同方向。分身可以有效擴大危險感知的范圍,防御霧中未知的危險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迷霧中,時間變得漫長無比,陳興眉頭深皺,神經蹦得緊緊的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“哈哈哈……”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詭異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令人毛骨悚然。縱然陳興三世為人,見多識廣,也被眼前的環境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“裝神弄鬼!”

    他一聲暴喝,開啟儲物空間,取出幾枚燃燒手雷扔向四周。既然是水霧,就會被高溫火焰驅散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幾團火焰沖向半空,熱浪瞬間吹散濃霧,剩余的水霧隨著火焰徐徐上升,露出了周圍高大的蕨類。

    能見度從幾米變成了十幾米,讓人安心了不少。詭異的笑聲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憤怒和恐懼。聲音若隱若現,讓人分不清是虛幻還是現實。

    心靈諧振?

    陳興想到了一種生物學現象,某類精神力特別強大的物種能夠釋放出心靈電波進行交流,蘇娜就是其中之一,當同頻心靈電波過于密集時就會產生物理學上的“簡諧振動”,身處諧振中的人仿佛能聽見直達心靈的聲音。

    但是,發出心靈電波的群體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陳興沉思著,一路走來,似乎沒有看見任何動物的蹤跡。

    難道是這些大型蕨類?

    他環視著周圍,憤怒的聲音一浪接一浪,越來越大,仿佛要將他吞噬。

    “還不消停?”

    陳興扛起火箭筒,朝著不同方向發射了兩枚。爆炸的火焰沖天而起,大片的蕨類在爆炸中倒塌。

    憤怒的聲音立即弱了大半,原來形成心靈諧振的真是這些蕨類。

    解開秘密后,陳興安定下來,收回分身,留在原地等待迷霧散去。之前流民村落的老者說過,霧氣存在的時間大概是一到兩個小時。

    果然,隨著時間的推移,霧氣逐漸變淡,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陳興沿著河道繼續前行。走了一段時間,大約半個小時左右,光線逐漸變暗,似乎快到傍晚了。陳興下意識地看了眼黑表,卻吃驚地發現,現在是早上十一點。按道理來說,越接近中午,光線應該越來越明亮才對,怎么會越來越暗呢?

    怎么回事兒?

    陳興帶著疑惑,停下來觀察四周,然后發現了另一件令他震驚不已的事情。

    河道變窄了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剛才一直在走回頭路!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數據廢土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小說,聊人生,尋知己~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 →)
吉林福彩新快三开奖结果